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
0

巴曙松: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背景、现状与发展

发布时间:2020-07-21 08:37:59    作者:巴曙松    来源:中国银行保险报网

商业银行的数字化转型,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了整个中国金融业的数字化转型。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促进了客户和业务从线下向线上转移,也促使商业银行加快数字化转型的步伐。

□《中国银行保险报》学术委员会主任、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、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 巴曙松

虽然中国的融资结构出现了显著变化,但是,到目前为止,商业银行依然是中国整个融资体系的主渠道,因此,商业银行的数字化转型,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了整个中国金融业的数字化转型。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促进了客户和业务从线下向线上转移,也促使商业银行加快数字化转型的步伐。

资本市场更为看好主动转型的商业银行

从市值排名看,市值大小并不仅仅与资产规模相关。美国摩根大通虽然总资产规模不是最大,但却是目前世界上市值最高的银行。中国工商银行市值目前只能排第五,约2000亿美元。以市值评估,科技金融企业会排到什么位置?蚂蚁金服虽然还没有上市,但目前估值大概在2000亿美元,大致相当于中国工商银行。这也可以更直观地感受到金融科技企业的威力,也可以看出资本市场更为看好主动适应数字化环境的机构,并且愿意为其付出更高的定价。

数字金融与商业银行转型的互动

随着数字金融的发展,商业银行在不少领域受到新兴互联网公司的挑战。

支付结算业务,往往在商业银行的各种业务中不太被重视,这也是中国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崛起的一个客观原因。凭借技术创新和更贴近场景的服务,第三方支付企业获取了大量客户。在存款理财方面,余额宝等产品涌现,通过余额理财的方式满足了小额长尾资金的理财需求。在贷款、融资方面,数字金融还客观上产生了一种脱媒的效果。比如P2P的初衷就是出借人和借款人双方在线上直接交易,不再需要银行参与,这意味着其金融中介作用的淡化甚至消失。具体到网络贷款业务,电商企业也有商业银行并不具备的优势,它通过自身的很多交易数据、销售数据,再加上从外部获得的很多数据,整合之后就可以进行大数据风控,从而高效地为众多中小商户提供贷款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挑战是银行的“重资产”网络模式:线下渠道、营业网点。这些原本是他们的核心优势,但如今网络成为接触用户的主要方式,物理网点的重要性逐渐削弱。

商业银行的数字化:不仅仅是技术转型

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和储蓄率的降低,客户线上化进程加快,多元化融资渠道和多形态金融机构的发展,利率市场化的推进,金融产业正在从增量市场走向存量市场。这意味着银行在数字化过程中所要遭遇的考验,不仅仅是技术转型所能覆盖的,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可以说是对银行数字转型的一次压力测试。

从本次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商业银行来看,数字化程度高的商业银行在应对疫情过程中明显表现得更加主动。疫情危机冲击下,商业银行数字化的实质不仅是线下业务的线上化,更是要以此为契机实现商业银行的整体数字化转型。实际上,数字化不仅能解决商业银行时间与空间的限制,更主要的是使商业银行业务流程、经营模式、风险控制、管理成本等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。应当说,疫情危机加快了商业银行数字化进程,而商业银行的数字化既是应对疫情危机的有效手段,也是加快商业银行转型升级的重要路径。

长期来看,疫情将推动银行业加速向O2O领域布局。2019年,中国移动互联网月度活跃设备触顶11.4亿,用户平均每天花在移动互联网的时间近6小时,除非疫情等特殊情况,已经没有了进一步增长的空间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受益最大的是O2O领域,生鲜电商行业的日活用户规模同比增长近100%。当互联网公司试图从线上走到线下时,银行则在试图从线下走到线上。互联网金融的下半场是生活场景的线上化,而“场景的蓝海”可以说存在于线上线下结合的O2O领域。

中国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之路

银行要想推动数字化转型,就不可不投入科技力量。工商银行2019年科技投入为163.74亿元,占营收的1.91%,全行科技人员达到3.48万人,占全行员工总数的7.8%。建设银行科技投入176.33亿元,投入占营收的比例为2.5%。中国银行和农业银行科技投入占营收的比例都超过了2%。投入比例最高的是招商银行,2018年占总营收的2.8%,2019年进一步增加到3.72%。

在全球范围内对照,成熟市场市值领先的一些银行的科技投入占比普遍都在10%或以上。摩根大通有5万名左右科技人员,其中有数千名科学家。

商业银行在数字化的冲击下,也需要改变网络的功能定位,更好地融合到社区场景。如果商业银行的分支机构可以牢牢绑定社区,建立起顾客的忠诚度,也就可以拥有稳定的客户。美国安快银行(UmpquaBank)原本规模很小,通过网点转型带动战略转型,逐渐从不到2亿美元的规模发展到目前超过200亿美元,被评为美国最佳社区银行。这家银行就是将营业网点设立在社区中心,力争融入居民的日常生活。

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还需从渠道和场景入手。不仅需要建立线上新渠道,还需要优化线下渠道,主动融合到数字化的场景。现在的新趋势更多开始关注线上和线下相结合,商业银行也不一定要完全摒弃线下网点,但是需要根据数字化要求进行新的变革。商业银行的线下机构将不再是一个仅仅售卖产品的网点,而是用户体验和互动的场所。印度HDFC银行数字化转型主要体现在审贷流程的智能化和交叉销售的体验感,并没有盲目削减银行网点。

通过美国安快银行和印度HDFC银行的案例可知,无论力求巩固先发优势,还是图谋后来居上,通过数字化转型打造差异化竞争力,已成为银行机构转型的一种现实之选,也是未来重要的竞争力之一,而这正在加速行业的分化。可以预计,商业银行的数字化进程,会重新构建中国的银行业版图,这正是值得我们高度关注和深入分析的。


巴曙松: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背景、现状与发展

来源:中国银行保险报网  时间:2020-07-21

商业银行的数字化转型,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了整个中国金融业的数字化转型。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促进了客户和业务从线下向线上转移,也促使商业银行加快数字化转型的步伐。

□《中国银行保险报》学术委员会主任、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、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 巴曙松

虽然中国的融资结构出现了显著变化,但是,到目前为止,商业银行依然是中国整个融资体系的主渠道,因此,商业银行的数字化转型,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了整个中国金融业的数字化转型。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促进了客户和业务从线下向线上转移,也促使商业银行加快数字化转型的步伐。

资本市场更为看好主动转型的商业银行

从市值排名看,市值大小并不仅仅与资产规模相关。美国摩根大通虽然总资产规模不是最大,但却是目前世界上市值最高的银行。中国工商银行市值目前只能排第五,约2000亿美元。以市值评估,科技金融企业会排到什么位置?蚂蚁金服虽然还没有上市,但目前估值大概在2000亿美元,大致相当于中国工商银行。这也可以更直观地感受到金融科技企业的威力,也可以看出资本市场更为看好主动适应数字化环境的机构,并且愿意为其付出更高的定价。

数字金融与商业银行转型的互动

随着数字金融的发展,商业银行在不少领域受到新兴互联网公司的挑战。

支付结算业务,往往在商业银行的各种业务中不太被重视,这也是中国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崛起的一个客观原因。凭借技术创新和更贴近场景的服务,第三方支付企业获取了大量客户。在存款理财方面,余额宝等产品涌现,通过余额理财的方式满足了小额长尾资金的理财需求。在贷款、融资方面,数字金融还客观上产生了一种脱媒的效果。比如P2P的初衷就是出借人和借款人双方在线上直接交易,不再需要银行参与,这意味着其金融中介作用的淡化甚至消失。具体到网络贷款业务,电商企业也有商业银行并不具备的优势,它通过自身的很多交易数据、销售数据,再加上从外部获得的很多数据,整合之后就可以进行大数据风控,从而高效地为众多中小商户提供贷款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挑战是银行的“重资产”网络模式:线下渠道、营业网点。这些原本是他们的核心优势,但如今网络成为接触用户的主要方式,物理网点的重要性逐渐削弱。

商业银行的数字化:不仅仅是技术转型

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和储蓄率的降低,客户线上化进程加快,多元化融资渠道和多形态金融机构的发展,利率市场化的推进,金融产业正在从增量市场走向存量市场。这意味着银行在数字化过程中所要遭遇的考验,不仅仅是技术转型所能覆盖的,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可以说是对银行数字转型的一次压力测试。

从本次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商业银行来看,数字化程度高的商业银行在应对疫情过程中明显表现得更加主动。疫情危机冲击下,商业银行数字化的实质不仅是线下业务的线上化,更是要以此为契机实现商业银行的整体数字化转型。实际上,数字化不仅能解决商业银行时间与空间的限制,更主要的是使商业银行业务流程、经营模式、风险控制、管理成本等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。应当说,疫情危机加快了商业银行数字化进程,而商业银行的数字化既是应对疫情危机的有效手段,也是加快商业银行转型升级的重要路径。

长期来看,疫情将推动银行业加速向O2O领域布局。2019年,中国移动互联网月度活跃设备触顶11.4亿,用户平均每天花在移动互联网的时间近6小时,除非疫情等特殊情况,已经没有了进一步增长的空间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受益最大的是O2O领域,生鲜电商行业的日活用户规模同比增长近100%。当互联网公司试图从线上走到线下时,银行则在试图从线下走到线上。互联网金融的下半场是生活场景的线上化,而“场景的蓝海”可以说存在于线上线下结合的O2O领域。

中国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之路

银行要想推动数字化转型,就不可不投入科技力量。工商银行2019年科技投入为163.74亿元,占营收的1.91%,全行科技人员达到3.48万人,占全行员工总数的7.8%。建设银行科技投入176.33亿元,投入占营收的比例为2.5%。中国银行和农业银行科技投入占营收的比例都超过了2%。投入比例最高的是招商银行,2018年占总营收的2.8%,2019年进一步增加到3.72%。

在全球范围内对照,成熟市场市值领先的一些银行的科技投入占比普遍都在10%或以上。摩根大通有5万名左右科技人员,其中有数千名科学家。

商业银行在数字化的冲击下,也需要改变网络的功能定位,更好地融合到社区场景。如果商业银行的分支机构可以牢牢绑定社区,建立起顾客的忠诚度,也就可以拥有稳定的客户。美国安快银行(UmpquaBank)原本规模很小,通过网点转型带动战略转型,逐渐从不到2亿美元的规模发展到目前超过200亿美元,被评为美国最佳社区银行。这家银行就是将营业网点设立在社区中心,力争融入居民的日常生活。

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还需从渠道和场景入手。不仅需要建立线上新渠道,还需要优化线下渠道,主动融合到数字化的场景。现在的新趋势更多开始关注线上和线下相结合,商业银行也不一定要完全摒弃线下网点,但是需要根据数字化要求进行新的变革。商业银行的线下机构将不再是一个仅仅售卖产品的网点,而是用户体验和互动的场所。印度HDFC银行数字化转型主要体现在审贷流程的智能化和交叉销售的体验感,并没有盲目削减银行网点。

通过美国安快银行和印度HDFC银行的案例可知,无论力求巩固先发优势,还是图谋后来居上,通过数字化转型打造差异化竞争力,已成为银行机构转型的一种现实之选,也是未来重要的竞争力之一,而这正在加速行业的分化。可以预计,商业银行的数字化进程,会重新构建中国的银行业版图,这正是值得我们高度关注和深入分析的。

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© 2000-2019
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